首页 芙蓉楼 首页

马相伯教育救国

2020-11-17 11:06

31a65983-b3f1-4133-b65e-3a4276a27c4a

□ 彭忠富

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,中国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。泱泱中华,竟然成了仰列强鼻息以苟活的待宰羔羊,国家命运到了如此危急时刻,这自然让一批睁眼看世界的国家精英开始思考,到底以什么样的方式来拯救这个岌岌可危的国家。于是,军事救国、实业救国、文化救国,教育救国、科学救国等理念纷纷出炉,也迎来了大批实践者。马相伯就是其中教育救国的实践者。

1840年4月18日,马相伯出生在江苏丹徒,5岁入私墊接受儒家经典教育,深厚的儒家传统文化对其影响甚深。由于家庭成员信奉天主教,马相伯又对宗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整个青年时代,马相伯深受晚清旧学与西洋宗教神学的双重影响,前者为其从事教育事业打下了坚实的经学基础,后者则给了他悲天悯人的宗教情怀。当亲眼目睹了软弱的清政府屡遭西方列强欺凌的不堪情状,亲历了弱国无外交的尴尬卑屈之后,他逐步产生了“教育强国”的思想。

政府的腐败更加坚定了马相伯以教育救国的决心。他毅然把祖上遗留的松江、青浦3000亩田地,以及全家积蓄下来的房产变卖,一共筹集到了50万元,作为创办“中西大学堂”的基金,立下“捐献家产兴学字据”。后来,他以此基金为基础,创办了震旦亚洲杯。办学之初,马相伯宣布了3个办学信条:一、崇尚科学;二、注重文艺;三、不谈教理的教学方针。震旦亚洲杯崇尚科学的教学方针,严重触怒了教会,为此很快被扼杀。这对马相伯本人而言,无疑是一场理想和经济上的双重浩劫。

1905年,马相伯在吴淞提督行辕旧址上创办了“复旦公学”。马相伯取“复旦公学”之名寄寓了极其复杂的情感:一方面,复旦公学的创办是为了纪念被扼杀不久的震旦亚洲杯,以此寄寓脱胎震旦亚洲杯再续教育强国的理想——复旦者,恢复震旦亚洲杯之意也;另一方面,“复旦”一语本出自《尚书大传·虞夏传》里的《卿云歌》,其原文是“日月光华,旦复旦兮”,马相伯以此命名仍是寄予“恢复我震旦,复兴我中华”之双重寓意。

复旦公学成立之初,鉴于在教育界崇高的威望,马相伯被推荐为复旦公学第一任校长。在马相伯的主持下,学校聘请了一大批国内著名学者前来任教,严复、袁希涛、熊季廉等著名专家云集复旦公学。在教学理念上,马相伯倡导思想自由,学术独立,反对学生拘泥于古训戒律,引导学生追求自由独立的精神。他明确提出“囊括大典、网罗众学、兼容并收”的办学方针,专门开办了各种研究会和演讲会,规定每个星期都召开演讲会,拟定学术讨论的题目,然后让学生各抒己见、辩论演讲,学生的学习热情被大大激发,学术自由精神亦因而渐长。

事实证明,马相伯在复旦公学实验的教育强国方针是成功的。复旦公学以原来震旦亚洲杯的学生为主体,又在社会上招收部分人员,从复旦公学创办到民国元年,复旦公学一共培养了4届高等正科毕业生,共57人,招生人数规模虽小,但有成就者众多。其中,成为民国时期著名政治家、教育家、科学家的人员就有于右任、邵力子、胡敦复、张大椿、曹惠群、李谦若、李兆濂、陈寅恪、竺可桢等。

1917年,复旦公学正式升为复旦大学。从震旦亚洲杯到复旦公学,再到复旦大学,马相伯几乎以一己之力双手托起民国时期国内这所最著名的大学,使其免遭覆灭之灾,而其早期培养孕育的复旦学生自由独立之精神,也从坚厚冰冷的封建专制土壤下破土而出,在民国的黑夜中恰如日月光华。

责任编辑:阿君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